您的位置:主页 > 心情 > 心情随笔 >

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

有些人,无论多少次想要去记住,可是,始终记不住。含混的记忆,像一道光影一般存在于脑海里,无从搜寻。从不明确。同学说,那只是我从未真正的想要记住一个人罢了。同学说的也不全无道理,,我是一个懒散的人,不太会记住别人;因为,一旦认真记住了就难以从记忆中抹去。有时候就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记得在2014年的冬天,在拥挤的广场里看见一个女人,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她的面容,她的坐姿,他的挎包,还有他的眼神。她与都市里的灯红酒绿格格不入。这一切就像事先布置好的一样,全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风中她纷乱的发丝,暗沉的素颜,一身素色的装扮,暗淡无光的眼神,翘着二郎腿在石凳上旁若无人的坐着。不知在等人,还是在休息。她是外来的,因该不是这个都市的产物。没有这个都市女人的浓妆艳抹,没有妖娆的身段,没有撩人的身姿。或许,在这个大都市里,这样的女人有千千万万个,不稀奇。可是,就在那几秒的光阴里,我不知为何就这样记住了这样的一个女人的形象。

如果问我,最喜爱都市里的什么地方。我可能会毫不犹豫的说出:天桥。它有一个很美的名字。每当站在最高点,总认为那一刻才是无比的自由。自由的接近奢侈。每一次都故意放慢脚步,用每一分每一秒去感受,不愿受外界影响。

第一次见到天桥上那个清瘦的男孩。那一次是我真正的去思考天桥它真正存在的意义。从黄昏开始,天桥上就有许多的小贩,贩卖着各色的小东西。远处的角落里,坐着一个清瘦的男孩,仔细一看却像是躲在人群之中。他没有像其他的小商贩摆着许多的小商品,也没有吆喝着。他埋着头,手里拿着一支普通的圆珠笔不停地在一张八开白纸上画画。画着一棵枯逝世的大树,接近虚无的阳光,还有许多纷乱的线条。画面萧条而又孤寂。他脚边立着一块小小的牌子,写着“两元一张”。无人问津,甚至没有人会去在意。不记得他的衣着,不记得他的发型,甚至,不记得他的笔的颜色。唯独记得风中那个卖画的男孩。那个冬日里,在拥挤的天桥上,我用了三分钟记住了一个陌生的男孩。我不知道年龄相仿的我们,他还会像我一样有回到学校的时机吗?还是持续这样的生活?又或者回到家人的怀抱里?未来,对大多数仁攀来说都是未知的。我也不想猜测他卖画的最初缘由,那样对谁来说都是不公道的。

记住了一些陌生人,记住那些陌生神采。全都留在那个冬日的记忆中,有些泛黄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说很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说很微信号(谷普下载)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赞颂金额:随机金额

提示

    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    标签:黄的  那个  冬日  百度搜索
    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